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人生苦短,为欢几何?【伤感文章】


室内的那颗柏松   没熬过冬天,病变了一夏   过了一年生不如死   终于静静地   端庄地依靠在墙角   干黄的枝叶弥漫着枯萎的香味   那凋落的一地哀伤   已脆弱的经不起它守望的挺拔   一点一点的离开   也一段一段的破裂   凋谢啊 凋谢   生命如此脆弱,走不过流年,跨不过山川,在一处无人的海岸或寂静的阴雨天,远离人间,开始生命的轮换。我不知道生命终结后是否会有灵魂,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,再也无人间疾苦,永生的国度。那里繁花簇簇,充满欢笑,每一个年代里归去的人们,只需用一把钥匙,便可穿越古今。我听过很多版本的阴间故事,却总满足不了自己的想象。关于死亡,我们活着的人永远不会懂,死后的灵魂知道,却未能寄语是否还有光明和来生。   人生苦短,小时候总怕夜间的妖魔鬼怪缠身,无知便会畏惧。长大后懂得了世间模样,见多了生老病死,明了便会敬畏。老迈时又开始畏惧死亡,留恋世间繁华,不知未来是否还有寄托,那凄凉的白骨经历千年静躺在冻结的时间里,能否化去一生的期盼和慰藉。不知死亡时的最后念想,那一份虔诚的祈祷,能否在历史的长河里抽丝剥茧的找出答案,我们用一生的时光,经历苦难和悲欢,最后还有抱负未了,未知的领域太多,欲望未填......   我见过很多老人离去的最后一张面容,慈祥躺在棺木中,像是告诉世人,一生足以安睡。匆忙的一生里,养育了几个孩子,奋斗的血泪,妻子的温暖,孩子的孝心,孙子的牵挂,都交给了后人。他此刻一生归宿无怨,活出了一番自己的模样,达到了或未达到理想的高度,都是无憾的。最后离别,苍音断(【推荐阅读: ,天下美文说说网,wWw.jSt586.Com】弦,依然笑着迎来生命的最后钟鸣。   无欲则无求,平凡则是伟大,死亡对于平凡人,不会刻意追求。老人们每日赶着黎明走在熟悉的乡道,眼睛看不见了,耳朵听不到了,心却通透。念叨着岁月老了,一批批老人走了,自己的伙伴们七七八八的差不多归去了,自己差不多也该去陪陪他们聊聊天了。在老人余生的话题中,总会听到昨天的梦境,那里有他母亲的笑脸,父亲的问候,朋友的微笑,爱人的招手,认识的或陌生的,记得或忘记的路人,他们常常在夜晚陪着,陪着,慢慢的他跟着他们真走了。   每一个生命都是一朵花,无论是美丽万分,还是开的萎靡,都要经历岁月的磨砺,绽放与凋零。看花的人懂或不懂它的美,依旧绽放。赏花的人怜或不怜它的爱,依旧向阳。露水不会专注一朵花的轻抚,月色也不会只浇灌一株花的容颜,它们是众生之花,每一朵都是种花者的倾心播种。只是有时候眼睛看不到它巧妙的地方,心灵感受不到微小的惊艳。可那又如何,生命同是宝贵,无论你富有或贫穷,无论你幸福或不幸,总也开在人世间一生怒放,别人重视或奚落,生命依旧走在前行的路上,不曾卑微。   21克灵魂重量,不知真假,我倒希望那些离去的人们会有一个好的归宿,善念的终得善报,恶念的要下地狱。那样的世界就不会有苦难,就不会有流离失所的凄婉,更不会有离别和背叛。人们安静地生活在世外桃源,孙子兵法、三十六计都无用武之地,每天同李白对月咏诗,同杜甫写几首欢快的诗歌,让鲁迅解释他文章的奥秘......永远幸福,永远笑脸。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