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早知你,爱太重,恨亦难【伤感文章】


“无命,我们回去吧,他不是我丈夫。”   当那个淡雅如天边弯月般的女子嘴中吐出这句话时,我分明看到丁鹏如释重负的解脱和那抹似悲似喜的眼神。哗然的喜堂上,女子悄然离去,徒留背后一地嚣张艳丽的喜字,张张血色的口嘲讽的注视着这个世界。   刀是弯弯的刀,弯得如同空中悬月,弯得就像青青的眉,青如远山,青如春树,青如情人们眼中的泪水。弯弯的刀上,有一行很细很小的字,“小楼一夜听春雨。”   丁鹏使劲挥舞弯刀,风掠刀尖,带起一阵阵如哭似泣的啸声。在距离丁鹏不远的农舍,女子独自生活。她一身淡青色的衣服,象是春天晴朗天空下,清澈湖水中倒映的远山,神秘而朦胧。她的腰肢纤细,而柔软,她的眉黛清澈,又神秘,她的眼波温柔,却更妩媚。她平和的生活,日出而起,日落而息。略微上翘的嘴角带着与世无争的闲适,纤尘不染的罗衫下飘动着岁月静好的满足。因为她知道,丁鹏就在身边,一直陪着她,只是陪着,足矣!   如果,我是说如果,岁月就此流淌下去,丁鹏是否会选择用这种方式陪伴她到老死?是否仍会在夜深入眠的时侯为她披上一件御寒的单衣?在荒芜人迹的小径上为她扫除步行的障碍?…   这一切,我无从知晓。可我知道,当忘忧岛上的风雨卷起千百只为他祈福的纸鹤时,也将那折鹤的女子卷入他心中,再无离开。   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因果轮回,转世循环,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,无论身在哪里,无论去到何方。   当丁鹏拔出那把嵌入石壁的弯刀,命运之轮已开始起动,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席卷一切。她只能用她失明的双眼洗刷丁鹏的无尽罪孽,用她平淡如水的心浇灌丁鹏的残酷暴虐,用她一如既往的爱守着丁鹏的不择手段,甚至守着丁鹏心中住着的女人---秦可情。   可情于丁鹏,是一道刻骨铭心的疤痕,而丁鹏于她,又何尝不是呢?   早知你,爱太重,恨亦难。   新婚夜,丁鹏为安她心抛弃窗外的玉佩,她捡了回来。用她的手,一寸一寸摸遍园内土地,捡回来,替他好生收着,也(推荐资讯: ,天下美文说说网,wWw.jSt586.Com】收着他心头那个根深蒂固的女子。只是,十指连心,真的好痛,好痛…   黄花树下,不见不散的盟约终究成空,而丁鹏注视落花飘散的悲哀里,几分是为逝者,又有几分是为她?   雪耻复仇,杀戮;称霸武林,杀戮;魔教席卷,杀戮;逃出生天,还是杀戮…   小楼一夜听春雨,带着一种欲说还休的轻愁,美得令人凄凉,令人心碎。   只是那雨,是红色的。   “若你能放弃寻仇的念头,就算我这双眼瞎一辈子,也值得!”   这句话,换来他们十年的宁静生活。   无名客栈,客居无名。   十年后,荆无命到来。她用她的血偿还了这一切,也用她的血,封息了那把传说中充满戾气的圆月弯刀。   只是双溪蚱蜢舟,载不动,亦还不起,那位名为“青青”女子的爱。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