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一个人,一座城,一生心疼【伤感日志】


我有一座城,不大也不小的城。它是我一个人的城,我的世界。我在这里,独自悲伤着绝望着等待着。这个城,和所有的城一样,有日升日落,月悬月沉;有春暖花开,寒冬飘雪;有四季轮回,千秋万代。   我,作为一城之主,是高高在上的王。每日,我站在高高的城门上,静静地等待,从远方而来的过客,走进我的城。   一个充满灿烂阳光的日子,一双中年夫妇来到了我的城下。他们仰着头对我笑,说,王,你长大了。恩,此时的我,已长成高大挺拔的身躯,可以顶天可以立地,是这座城年轻的王,而非多年前那个幼稚不明事理的混世小子。眼前的两人,发丝中已然闪烁着点点的白色,尤其是女人,眼角已经开出了层层的花。男人拍拍我的肩,说终于硬朗了。女人伸出慈祥的手,抚摸着我的脸,眼里渐渐开始氤氲。   我俯身,父母大人安好。   他们仍旧微笑,那笑容里盛满了温暖和欣慰。   后来,在一个大风天,有人策马而来,远远地,我就看到了马蹄扬起的沙尘。近了,我看清他身后背着的是一把剑。哦,是一个剑客。他停住了马,扬起手中的马鞭朝我喊,喂,你是这个城的王吗。狂劲的风把我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,我点头。然后我便看到他笑了,那,我们来做个朋友吧。   于是,我便有了第一个朋友,是个剑客。他是一个仪表和气宇都不凡的男人,星眉剑目,面如冠玉,还会练出漂亮的剑法。我们经常坐在一起下棋聊天,他给我讲他的剑客经历,江湖恩怨,以及感情纠葛。我给他讲我的城,花开了很快就凋谢,冬天总是很漫长,就连飞过的鸟,都是形单影只。   不过更多的时候,我们只是坐在一起喝茶,静默不语,喝着琉璃给我们泡的花茶。春天是茉莉,夏天是玫瑰,秋天是菊花,冬天是梅花。恍若,十年如一日的姿态。   琉璃,是继剑客之后而来的一个女人。一个漂亮的女人。   那天,天气非常不好,阴霾寒冷,是个下雪的日子。我依旧站在城门之上,等待着下一个生命中的人。雪下得很大很猛,寒风夹杂着雪花钻进我的脖颈,让我止不住地颤抖。但是我一直坚信会有人来,所以久久不离开。终于,我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缓缓朝着我的城移动,一步一趋。而她走到我的身边,似乎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。因为,雪从肆意转为了静谧。   她一身大红,看我盯着她,便低下头向我微微欠了身,说,让王久等了。   我没有说话,只是脱下大氅披在她的身上,然后捧起了她的脸。她的脸被寒风吹得通红,有些干燥,而她的眼睛却非常美,晶莹清澈,如夜晚皎皎的月。此时,眼里闪烁着的是娇羞。   她进了我的城,成了我的妃。我唯一的妻。   和琉璃成亲,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刻。身披大红色嫁衣的琉璃,肌若凝脂,气若幽兰,腮晕潮红,羞娥凝绿,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。   那一天,孤独的王变成了幸福的王。我温柔地看着身边的人,我的父母,我的朋友,还有我的女人。庭院里的百花竞相开放,树上的鸟儿成对的歌唱,我发自内心地微笑了。   本以为日子可以这么平淡的过着,以为我这个孤独的王不会再有泪。却不知我是一个孤独悲伤的王,这是命运的安排,注定了我不能改变,只能承受。   不知何时,我又开始黯然,总是情不自禁地悲伤。听见树上的黄莺孤独地啼鸣,我开始流泪。看见池中的鱼寂寞地身影,我又流泪。而夜晚的月,照着我孤独的影子,我又止不住地悲伤,我听见身后传来琉璃的叹息,一声一声,如皇冠落地。   我的命运又在琉璃的叹息声中再次改变。   父亲突然病发,驾鹤西去。为此,本不坚强的王又落了泪,又一次悲伤。父亲的发全然成了白色,我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的皱纹【推荐阅读: ,文章阅读网访问wWw.jSt586.Com]),就像抚摸我自己的伤口。我不是孝顺懂事的儿子,从来都不是。所以,才会在当年以为父亲把爱都给了我的弟弟时,毅然离家出走。走进了这个城。多年来,虽然早已释怀,但终究没有对他说出那句对不起。   父亲,我亲爱的父亲,对不起。   父亲的离世,母亲伤心欲绝。她苍白着脸,对我说,我儿,我的王。你的父亲很爱你。我跪下,把脸埋在母亲怀里,不让她看见我的泪。我说,我知道。   母亲终于也离开了我,在一个安静的午后,安详宁静。我知道,母亲太思念父亲,放不下他一个人走过长长寂寞的黄泉路,于是,决然地跟着去。   我把父母葬在了一起。希望来世他们仍旧是夫妻,而我,还要做他们的儿子。不再做寂寞悲伤的王。琉璃过来拥抱我,抚平我紧蹙的眉。   琉璃,有一天你会不会也离开我。   琉璃低下了眉,咬着唇,没有回答。此时,琉璃已经怀孕,而这孩子,不一定是我的。很多事,我一直都知道,但是我没有说。   秋叶落了满地的时候,琉璃生下了一双儿女。当我还不知道是喜是悲的时候,我的剑客朋友告诉我说,孩子,是他的。那语气那表情,都是那样的坚决和执意。   我笑了,笑自己的天真,他们终究还是背叛了我。后花园里的亲亲密密,耳鬓厮磨,还有互相紧握的手,我都当做了是幻觉,不去追究。我以为,琉璃是我的妻,就永远是我的妻。她不会背叛我。而剑客说出真相的那一刻,我的心还是生生地疼了。   他说,王,对不起,我和琉璃相爱。   而这一切,又并不全是我们的错。琉璃说过,她受不了你的冰冷和落寞,你的孤傲和倔强。   所以……   所以你们就可以背叛我!   琉璃跪在我面前,泪流满面。我的视线越过她,落到窗前的红烛结成的花。烛光被钻进的夜风吹灭,琉璃也终于开了口。   王,对不起。但我不求你的原谅,只求你,让我们离开你的城。   我转过头,看着剑客。你要带她离开?   是,我要带她离开。离开这个伤人的城。   伤人的城?   对,你本就是一个满身伤的人,现在,这些伤弥漫到了我们身上,所以,我们要离开你。   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我向天长笑,难不成这一切我愿意承受吗?如果,你还当我是朋友,那么你就刺我一剑,让我了却此生吧。   反正我活着,也是满身痛。   剑客带着琉璃离开了。我站在城门之上,目送着他们远离。而他们不知道,那一刻的我有多么的无助。琉璃曾回头,哀怨的眼神似要寻我的身影。而我,闪到柱子后,握紧了双拳,指甲深深嵌入手掌。   所有进了我的城的人,又都离开了我。而我,决定不再做孤城的王。   所以,我也离开,只带走了剑客留给我的剑。   那一晚,他搀起跪到无力的琉璃,并对我说,王,你孤独,是因为你不曾离开你的城。这是孤城,你是孤独的王。所以,希望有一天,你可以放下所有的伤痛,远离这里。   这把剑,送给你。   于是,我就带着一把剑,离了孤城,进了江湖。   最后回头望一眼我的城,它有令人心伤的名字。   伤城。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