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我们卑微的青春【伤感日志】


她是我遥不可及的美好,她的文字曼妙清瘦,让我揣测,这样的女子是怎样的人?我们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距离,或许是各自都有所矜持。我给自己筑一座坚固的城堡,她有一个芳香的花园,我们彼此守望,共同坚持,却不再走近一步。她性格倔强,比我有原则。(推荐资讯: ,天下美文说说网,wWw.jSt586.Com)我随和或者说懦弱,接受一切公平的和不公平的。她心高气傲,我只是一个俗不可耐的老女人。我想,我们是如此的不同。却每每关注她的个性签名,暗暗精心触目,暗暗担忧祝福。某日,看到她说,你有你的清高和曼妙,我有我的偏执和美好。心就泛起微微的痛楚。   多么希望,那个你只是另一个清秀女子,可她说,那是她的小暗恋。听见心底叹息了一声,我说我也有。我在我的心情记录里说,我喜欢的男子,他必须有才华,他必须眼神清澈,还要笑起来腼腆而阳光,热爱运动,举止优雅,言谈幽默,多情痴情,还高贵冷漠。某一个男子,就是这个符合标准的他。他,和我隔了一个天涯。于是,我只能远远观望着,欣赏着,卑微地甜蜜着。我亲爱的她说,她也有这样的小秘密,怎不让我感慨。女子之间的友谊,总是以交换秘密开始。可我不需要,我们之间,不该有这样的故事。   昨晚与人瞎侃至深夜,我搜索冰箱,翻出一包用保鲜膜装着的化妆品。咦,这是几年前买的了?三年前的夏天,我和M在一起,两个无拘无束的女孩子,笑起来旁若无人,化妆时竟也敢当着几十个男生的面臭美又炫耀。我是不好化妆的,M说我不化妆看着一般般,一化妆比鬼都难看。可是,奇怪的是,如果是她给我化妆,那么看上去总会无比顺眼。彼时,我坐在她的床边,她拿着眼影盒,温柔地说“把眼睛闭起来”,于是我乖乖闭眼,她的手指轻轻在我脸上摩擦,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味。为了让她给我化妆,我买了眼影眉笔唇彩口红等等一大堆。现在,安安静静躺在我手上的,是一盒没有开封过的眼影盒。我们分开以后,我从来不给自己化妆。天知道,我本来就是个懒人。M曾骂我说天下没有懒女人只有丑女人,我眼也不抬的说丑就丑吧,我就是不愿意花一个小时在脸上涂抹,晚上再花半个小时费事洗掉。M骂完我照样化妆得莺莺燕燕,真不知道我们俩怎么会是那么合拍的朋友。   一直不怎么注意自己的身材,胖了又瘦了,总在报警线上徘徊。夏天到了,心血来潮地减肥。一件简单的白色吊带衫,没有任何纹饰,一条深绿色的GUCII休闲裤,把头发束成马尾,也只有我这样懒的女人才敢这样走过热闹的长街。我最好的朋友跟我说,你应该去做健身。答曰没空,没耐烦。我宁愿在家做瑜伽,也不要去健身房里,和几十个陌生人一起大汗淋漓,多尴尬。她说,你还应该好好打扮自己,我已经决定要这样做了。不是没想过的,女人都爱美,也曾想做个精致美丽的女子,可又怕麻烦。曾看到M出门换十几套衣服,我宁愿用那时间来看书或发呆。好朋友又说,我们都是被感情折腾的动物,我惊讶,印象中她一直是理智而优雅的。只是不够了解吧,再好的朋友之间,我也总淡淡隔着一层距离。   初一时,我的同桌金枝是一个爱笑也爱哭的女孩,和我一样酷爱琼瑶小说。我们常躲在桌子底下看书,她掩护我,要么我掩护她。后来我们分班,我哭了很久,她给我写信,写纸条,有时只是三言两语,有时洋洋洒洒几页。她引用某作家的话对我说,用感情活着是悲剧,用理智活着是喜剧。我知道她想让我理智一些。可是,原谅我不够理性,我总是感情用事,一再任性地涂鸦自己的青春。那时我在重点班,课业繁忙。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我在数学课上写日记,在语文课上给另一个学校的男孩写情书。班主任趁我吃饭的时候搜我课桌,让班长在全班人面前读我那私密的“爱的日记”,我羞愧到拼命忍住泪水,脸却没有红。班主任说我是个恬不知耻的女孩子。次日早晨自习,我趴在课桌上嚎啕大哭,哭什么自己也不知道。中午课间操后,回教室的路上遇到金枝,她拉拉我的手,说要不你转到我们班,我们还在一起。我含泪点头,为有朋友而骄傲。   有天中午我趁午睡时溜到金枝的教室找她,她不在,她同学告诉我她课桌,我翻开她课桌,找出了十几封我写给她的信,也有别的女孩子给她写的信,几张小纸条,我难过不已。私心里,我觉得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怎么能除了我还有别的朋友?我没有转班,后来课业忙得连去厕所的时间都没有,和金枝的距离逐渐疏远。我有了新的同桌dra,她温柔美丽,是男生私底下公认的班花。她数学考试总是考满分,我语文总是考满分,在互助友爱的情况下,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。她的课桌比男生还乱糟糟,我看不惯,帮她将课桌整理得干净整齐。可过不了一天,马上恢复脏乱差。对这个恶习我批评了无数次,她狡黠地说不是还有你吗?这句话让我感动又得意,继续心甘情愿帮她收拾课桌。还有一个女孩子红,成绩也很好,我们成了“厚脸皮三人组”,好到班主任辱骂我时也一定带上她们俩,批评红时也不忘污损我和Dra。我们并不介意,从不因此埋怨对方。   班主任,嗯,说句不恭敬的话,是个很不讨人欢喜的老师。每晚寝室熄灯后,我们三人躺在一张床上,搂着彼此,痛骂着班主任的点点滴滴,从他的拖鞋骂到他的茶壶,从他的头发骂到他的肥胖。曾一致愤愤的说,要记得他一辈子,恨他一辈子,诅咒他一辈子。我们三成了最奇怪的组合,三个脸皮最厚的女孩子,三个敢跟班主任犟的女孩子,三个唯一敢和他顶嘴的学生。在早自习时,借口室外空气好,抱着书本跑到学校后山的水塔上面对着朝阳聊天。我们一起唱歌,一起痛哭,一起主持联欢会,一起看琼瑶的《还珠格格》,谈各自的理想,说心中喜欢的男孩,还说好十年后一起去西藏。毕业后,红去了重点高中,Dra去了离家近的三中,我在那个暑假就来到城市里。命运,将我们从此划清了深深的界限。我们有不同的生活,不同的感情,不同的感悟。最先恋爱的是我,最先失恋的是我,最先结婚的还是我。当年那三个肆无忌惮的小女孩0000,如今在社会的洪流中各奔东西,谁还记得那个十年之约呢?   可知道,这几年来,身边没有了你们,我逐渐习惯了孤单。习惯了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唱歌,一个人上网,一个人对自己说话,也学会了对自己微笑,对自己美好,爱自己,不留恋伤痛,对伤害我的人敬而远之,对生活狠狠反击。我不再是那个笑起来肆无忌惮的女孩,不再哭起来惊天动地,不再爱起来掏心挖肺。我只是,一个普通的女孩,在人群背后,独自微笑,保持距离,冷漠地勾起一丝回忆。不和任何人保持过亲密的关系,不让任何人搂着我入睡。这样,也就不会在相聚又离开后暗自神伤。没有亲密,就没有离开,这是我保护自己的独家秘方。有人问,这样累不累?不会,亲爱的,真的不会。寂静的夜里,只要想起你们,想起你给的温暖,就算是寒冬冷夜,也会无比温馨。而人生,有你们,已足够了。   我有好多个群,可我都闭群,极少在群里露面。我想我是一个不负责的群主,暴躁时就去群里发泄自己的郁闷,折腾完了,闹够了,再度失语,回到我安静的角落里,看别人扑腾闹哄。今日有人说我很贱,这让我很不爽。你说我色,说我花痴,我都很乐意接受,因为我是一个女人。但人身攻击总让我无比激动,偏偏我骂不出口。就像我对她说,愤怒归愤怒,又能改变的了什么呢?我是一个淡定的人,一直都是。从前,现在,以后也还会是。因为,没有了你们,我失去了反抗的力气。只能接受一切我愿意的和不愿意的,做一个不喜不悲的女子。上帝作证,我的确喜欢这种感受,但我更喜欢和你在一起,哭哭笑笑,玩玩闹闹,那些疯狂而甜美的青春啊!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