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终于忧伤的纳兰容若【伤感文章】


认识纳兰容若,就觉得相识恨晚。恨未生于三百多年前的康熙盛世,可以有缘结识这样一位痴情的帅哥才子。恨不能亲耳聆听到他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”而这份憾恨又何止是我们,即便同时代的人里,那些有缘识得的,和未曾识得的,有多少人在为这位青年才俊的英年早逝而憾恨不已。   纳兰性德,本叫纳兰成德,字容若。但我更喜欢叫他纳兰容若,感觉字如其人,仿若空谷幽兰,香气可闻。即便他的一生,也曾文韬武略,沿着父辈所期望的那样一直在走。但真实的纳兰,就像他的名字一样,性德,众生于本性所具足之先天能力。诗人才是他的先天本性。   作为诗人,他所追求的其实更多的是真性情,他淡泊名利,厌恶官场虚伪应酬。一等御前侍卫的工作尚不能激发起他对名利场的满腔热情,反而留下了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”的千古名篇。   纳兰的一生是重情重义的一生。他用一颗细腻、敏感的心灵去真爱这个世界,爱亲人、爱朋友、爱妻子。也正是他的重情重义给了他身在富贵却难掩忧伤情感。纳兰其人,让人无法不痛惜。   纳兰性德交友“皆一时俊异,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”,这些不肯落俗之人多为江南布衣文人,如顾贞观、吴兆骞、朱彝尊等。纳兰性德对朋友极为真诚,从不在意对方的身份家世,常仗义疏财,而且十分敬重他们的品格和才华。   康熙十五年,四处遭遇冷眼、走投无路的顾贞观,在无限愤恨怅然中结识了年仅二十二岁的当朝权相之子——纳兰容若。这位玉树临风、才华横溢的年轻公子,改变了他的人生,成为他一生中不可多得的挚友。   在结识顾贞观的时候,纳兰也就结识了在宁古塔流放的吴兆骞。吴兆骞曾因被诬卷入南闱科场案,而被流放宁古塔。纳兰容若被顾贞观对吴兆骞的深厚情意感动的热泪盈眶。当下,便求助高居相位的父亲,并承诺顾贞观,五年内定当——“绝塞生还吴季子”。在明珠父子和顾贞观不遗余力的帮助下,康熙二十年七月,流放二十三年之久的吴兆骞终于回到了京城,   纳兰最大的幸运是他所结交的朋友,并没有人把他看做贵族公子,他们与他结交,只是因为他是纳兰容若。而这种幸运也可见纳兰交友的一片真心实意。   纳兰在读了朱彝尊的词后,曾百感交集,将其引为灵魂知音。甚至初时,纳兰不敢接近朱彝尊。因为谁会相信一个十八岁的风华少年,竟能在穷苦潦倒的落魄文人作品中,看见自己的影子呢?一首《浣溪沙》,“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断肠声里忆平生。”更是将引为灵魂知己的诚意流传至千年的时光过后。   纳兰曾在别业建“渌水亭”,与一众好友诗书唱合,留下了许多千古佳句。在朋友们远行后,这里便是他思念友人,一叙衷曲的地方。   除了令他牵肠挂肚的一众好友外,纳兰还是个痴情的人。有人传说纳兰的初恋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,我们不得而知这个小女子有着怎样的才情和风貌,与纳兰之间又发生了怎样欲语还羞的故事,能让情窦初开的纳兰留下了千古传诵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从那时纳兰的许多诗作中都能看到这样一个伤感而婉约的女子,和相恋却不可得的感伤。   也许,真有其人,也许,是骨子里的另一个纳兰。我们不得而知,只能从纳兰的诗词中去找寻“背立盈盈故作羞,手挼梅蕊打肩头。欲将离恨寻郎说,待得郎来恨却休。”这样的一个娇俏小女子模样。   初恋尽管美好,却总是充满难言的苦涩。二十岁的纳兰容若娶了十八岁的端庄佳人卢氏。虽因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娶回了枕边人,可这卢氏不但“生而婉娈,性本端庄”,且才华横溢,温婉解语。纳兰】(推荐资讯: ,天下美文说说网,wWw.jSt586.Com)】公子娶了卢氏,可谓高山流水遇知音,二人琴瑟和鸣,恩爱如意。正是纳兰口中的“一生一代一双人。”尽管因为卢氏入门一年后仍无所出,父母做主为纳兰纳妾。所幸,这一妻一妾两位女子大概都为纳兰的才情所迷,情同姐妹。尤其是在纳兰随皇帝出巡后,两个女子更是互为照拂,侍奉双亲,留下了一时佳话。那时的纳兰留下了许多如“塞鸿去矣,锦字何时寄。”的思念亲人和妻子的佳作。   远在异乡的纳兰与妻子卢氏留下了许多互为唱和的书信、诗词。二人将相思和怨念,笔笔都融入了词句之中。偶尔的相聚再别离,一对相爱的人的小情绪也在纳兰的词句中表露无遗。看《落花时》里,“夕阳谁唤下楼梯,一握香荑。回头忍笑阶前立,总无语,也依依。笺书直恁无凭据,休说相思。劝伊好向红窗醉,须莫及,落花时。”   爱有多深,就有多伤。纳兰二十四岁,随侍康熙,在塞北徐行。这一年,二十二岁的卢氏,生子,产后受寒而死。自此,纳兰的魂魄也被带去了一半。他的“青衫湿遍,凭伊慰我,忍便相忘。”他的“归来也,趁星前月底,魂在梨花。”他的“便人间天上,尘缘未断,春花秋叶,触绪还伤。”无不让人读来潸然泪下。   一曲《蝶恋花》“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昔如环,昔昔都成玦……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任取双栖蝶。”爱之情深,别之痛极。看似怜月,实则思妻。   而那些关于夫妻往事的回忆,更是因其生动而越显心伤。一曲《浣溪沙》“谁念西风独自凉?萧萧黄叶闭疏窗。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读来无尽荒凉。当时只道是寻常,那些美满、幸福的回忆仍在,人却已相隔阴阳,此刻,越发显得独立残阳的身影是如此凄凉。   纳兰的一生是深情的一生,是敏感的一生,他像那些天赋异禀的诗人一样,有着一颗异常敏锐且热烈的心灵。无论对亲、对友、对爱都是用情至深。卢氏去后,纳兰常入寺守灵,此时的纳兰,心憔悴,情难寄。“天上人间俱怅望,经声佛火两凄迷。未梦已先疑。”别后七年,纳兰一病不起,至此,深情且终为情所累的纳兰容若和妻子卢氏于天堂相会。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