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往事已成空,犹如一梦中【伤感日志】


辗转思忆过后,蓦然回首,冰寒成彻。   梦靥里是谁离弃了谁,也许,那只是一场残垣下的纠结。   ————风语   空白的脑膜终日静止,今晚却无比地想要记下某些光影,许久没有如此强烈的知觉了,想是瞬间的意属在长久的沉抑后萌动了,那些曾经染满了泪迹的文字,归为了淡静漠然,看着斑点蒙尘的信笺,指尖轻轻触碰着那墨迹晕散的字迹,白驹过隙,留下的一直只是裂痕,泪水纷乱的面容即便犹然记得,如昔的人事里,我已不再是我,他们也不再是他们了。   至此,有谁会恒久地纪念一个人,而我却时常地记起一个个青葱少年时往昔的面孔,诧异于记忆的储藏可以如此的阔大,如若恒若光年,会是多久,是越世纪,还是跨千年,当记忆冗长,遗失就轻而易举了,只是,当该遗忘的人事深入骨髓时,空落落的脑海早经被填满了,再也搁不下其他了,因此,会时常地忘了这些,落下那些,终于在失衡中得不到救赎,偏安一隅。   安于静默的生活,惯常地看着夏雨,五月于微雨中就结束了,当岁月静好时,始觉变迁飞逝,六月悄然而至了,对于那个流走的人眼睛始终观望着离开,心房一度冻结成冰,寂灭了,无从探究的理由,似有若无般潜存着,我以为我懂得,当敏问及时,哑然结舌,从来便清楚,即使获悉又如何,宿命仍旧如故,也许沉默是最好的终结,毕竟角色黯然。   渐渐习惯了不再探听攸关他的一切,冰封了那所有的痕迹,锁在了心底的地窖,让它散失吧,在尘封中褪色,反复地练习着快乐,创口在笑颜里掩埋,剩下一道裂痕,然后转身忽略了,哪怕深夜疼痛,就让它潜藏吧,以此印证那段往昔,如今斯人不再,寻觅着来归的路径,走了过远的路段,历经了无数个十字路口,看着模糊的旧时脚印,细数年华。   似若看见了那个昔日的身影,漫漫路途里,尾随他的身后,踏着泥泞前行,苍弱的笑容映现脸上,完结后,回首顾看,小路崎岖难行,泣尽泪干后终于踏上了归程,搜罗着来路丢弃的积聚,惊觉追逐才是疲累的根源,明白遗落了的再也觅不回了,只能慢慢弥合伤口,驱散淤青,茫然不知时日会是多久,褪不去的,搁浅也已满足了,自知许多的不能强求,浅淡也许会是最好的归宿。   心存碎念,寡淡默然地思忆,愈加喜欢一个人行走了,踏在石板路上,响声清脆,伞下是一个穿着一身青绿色沙质长裙的女子,容颜冷然,低头缓步,葱郁的草尖上沾染了滴滴的晶莹,蛙声逸起,春日里聚集的蝌蚪也许都已蜕变成如今这四处跃动的青蛙了,此般短暂的时日,已然新貌,蛙如是,人亦然,如若万物皆有时,那么又该如何去诠释生命。   映红荷花凸显在湖中央,微雨飘飞,分外娇美,静候着那一株含苞花蕾无声绽放,粉嫩浅红的花瓣片片璀璨,悠然想起了尘外仙子,守护着世间繁花,失神地站于小桥边,路人侧目凝视,无人知晓这淡静女子仅仅因深思而忘了雨丝已浸湿了衣衫,雨点沿着伞帘滴落在沙质单衣上,刹那就透入了肌肤,摩挲着温热的血液,微凉泛起,心间清透冰凉,张开手掌接获滑落的雨水,指尖散尽了焦灼。   走在湿漉的石阶上,用力吸取着雨水涤净的空气,路边小黄菊正灿烂,捻起了一朵,枝茎上满是细短的白色茸毛,终究不忍堪摘,轻轻地放归于泥土上,让它在自然循环中凋落吧,何必誓要把美好折断才心足,尘缘辗转中,懂得了美好只是一瞬间,不能长久恒留,既然如此,就如花般,即便只能拥有花期里那绽放的永恒,也无悔无怨。   坐于无人的角落里,看着窗外洗涮一新的芭蕉,脉络清晰,微风轻轻地吹拂着,抚过了树尖,水珠吹落,曳起了行人一片哗然,一个人盈盈地微笑着,扭头间窥见了不远处一男子注视的目光,笑意瞬即隐埋,灯光暗淡处,一个人静静地再次转向了窗外,观看着属于我的寂然世界,从今开始隐隐地拒绝绚丽光华,因知道那从来便是一闪即逝,而我祈求的始终是恒远。   带上冷漠,虚饰着心骨里的真实,漠视着那好奇窥探的目光,旁若无人地做着一切,最后,离去的当即,迎上了那双眸子,冷然地凝望片刻,迅即转身悖离,留下了一身青绿色绝然远去的背影,细雨下悠然行走,在这个五月的极致当天,浅尝着雨水的淋漓,偶然间的抬头,滴落了唇间,及腰的长发被润湿,想起了那一首雨中圆舞曲,低声哼起了旋律。   安念平和地行走间,影像时常跃现,无数的人,无数的事,层层迭起,犹如一场悲苦一场梦,闪现的人面里,很多破碎了,唯有些许是残败不堪,被轮齿碾碎了的,永难敷合了,是自己不该沦陷漩涡,致使深堕悬崖似要彻绝地超度生死,错了吗,乱了吗,浩劫吧。   眠灭了,所有的希冀,一次次地期盼过后,仍旧是无望,学会了无欲,可悲吗,冗长的时段里,仅此一点获得,却丧尽了一切,倾尽了身心去恋,又有谁会怜惜,自此的多余,自此的等地,终于累了,坏了心可以存活多久,也许只是苟延残喘,努力着熄灭那一星光亮,继而是兮然终局。   寡然的日子里,可以静心地看书,听着烂熟于心的旋律,只是那一首歌却始终不再听了,放置在原地刻意地掠过,旋律依旧动人,只是心再也不能纯色了,它会因为细微的腐蚀而继续溃烂,那势不可挡的力量决不因疏离而消弱,而是千回百转后,念念难忘的不曾变化,屏封了一切可以相连的痕迹,才换来了此刻的安寂,多少个难眠夜了,多少次泪泣了,记不清,也数不尽。   告别了五月,并反复地告诫自己,告别深痛吧,沉溺很久了,从此即便想起也可以浅淡地微笑,心中会一直默念祝福,此地微雨花开,不知彼岸是否花团锦簇了。   记得冬日叶落黯然,记得春日花开无声,正将度过的夏日里会是细雨微然,犹记得那一声春雷至今响在耳际,撼动了沉浸在冬季里的孤寂,拨弄了沉寂已久的神经,惊醒了体内沉睡的因子,忧惧于此开始了,寒冬将结束了,随之的是夏阳。   阴霾的天气,见不到阳光,乌云浓密低压,早该忘了那些深疾,赶往他处安放千疮百孔的心了,烟云尘事,拨不开生烟的雾气,似乎永远隔绝了湛蓝,天际弥漫着热气,瞬间微风带过,云动影飘,满布了浓云,又将下雨了,时雨疾速而至,雨点夹杂着海风飘进了阳台,凉风里满是潮湿的气息,瞬息变化的天气,已然习惯了,如今渐渐喜欢上下雨。   暮色阴沉,霓虹点点映红了寂黑的天幕,很久了,夜空下不再见到繁星的光点,只是无尽的幽暗,今晚,却是墨紫濡染,街灯下尽是趋光的飞蛾, 扑火的本性,最终使之生命短促,却是义无反顾,时常想,那么做一只扑火的蛾子吧,得到会是圆满的弥足,不会终日营营役役地生活着,而茫然失措地张望,找寻着心中的归属,殊不知纠结得过久,终路会是步向深渊,瞬间的滑落,是否就是一场追逐的结局了。   隐逸于浮尘里,也许早已被很多的人遗忘了,相忘于尘海,谁会懂得如此的藏匿,会是一次长久的歇息与逃离,匆(推荐资讯: ,天下美文说说网,wWw.jSt586.Com)】忙的人世,一切都过度得如此迅疾,当遗落了数时,擦肩邂逅,都只是陌然漠视,走过的时日,早经散尽在浮华中了,而这一些些,我却用尽全力来记得,唯恐会像落尽的繁华般,化为了烟尘,融进了泥土,从此生生繁衍。   我的悲,我的痛,再也不懂得言传了,当红尘落空,文字所能及的仅仅是追忆罢了,心房虚设陈年,努力地微笑,竭尽力气地诠释着,人前从来淡笑,孤群的气息时时透析,曾经的灿笑如花回不去了,如若撕裂了唇角后,那么弧度还会完好吗,此情不待,徘徊何用。   做一个淡静的女子,日行夜眠,平然而逾人生,心收好了,且严密不露。   晚上,与敏聊天时,得知了她一个亲人患上了白血病,一阵愕然,如花的少女,蒙上了噩耗的命运,鼻尖酸楚,一时间难以用言语去安抚敏,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,她的无助,她的无奈,她的迷茫,敏说想我了,一句简短的话语,心中哽咽,却急速地说,我也想你了,我是如此急切地想紧紧地拥抱敏,给予她倚靠,我知道,她需要心中安宁,需要有人给予慰藉,尽一切的语句来言说,鼓励敏,提起精神,坚定信念,一遍遍地说着,倾尽所能给予敏最大的安慰。   看着屏幕中的文字,沉思了良久,面对着生命的陨落,心中哀痛难息,如若上天悲悯苍生,请赐予少女这一次重生吧,这个五月看过了太多的生与死,隐痛始终不能消解,如今再次深觉力量的绵薄。   忆起生死,难以成眠,敏的愁绪,无法黏合的内心,辗转反则,坐于屏幕前敲打了一宿的文字,已然舒平的心绪,瞬即跌入了孤苦,夜始终是无法修饰指间的迷情,嘴唇呢喃,那是心中的祝愿,为那妙龄少女,祈盼她得到疗治,从此生活安好。   五月,带着殇逝寂灭,   六月,画上淡静缓度。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