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文说说 > 正文

此去不经年,后会终有期【伤感日志】

2020-09-02 3707 0



许多年过去了 ,们说陈年旧可以被埋藏,然而终于明白这是的,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。   ——《追筝的人》   光阴是一道风月的剪影 ,在叶相系的喜悦中渐渐重叠,将容颜开成几多馨香浓翠的微温,而后 ,又在一盏清茶的回味里渐渐老去,只是,时隔多年 ,我依旧会怀揣着一个人的名字在四季的轮回里昏醉。   她的名字 ,是念了会疼的咒语。而碧,是我,十终常有 ,十年久不遇的那个人儿 。   18年前的那天,她和朋友嬉闹着下楼,清脆的笑声 ,合着阳光的音容,如风拂过梦里铃兰花的香息。我突兀的挡在她的身前,她往左让 ,我往左靠; 她往右避,我往右退,一时间 ,两人闹了个大红脸。碧的朋友更是笑着起哄,而她只是吐了吐小舌头 。我迄今仍忘不掉,那天 ,她微红的脸颊 ,映着氤氲的阳光,带着一缕风的和煦,光的温暖。   那时候 ,喜欢上一个人不是因为ta有有房,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很好,ta穿了一件白衬衫。   怀念 ,是一件幸福的事,像嘴里含着一颗糖,又像嘴里含着一颗甘草片 。想起她的时候 ,你的世界会变得澄澈,你的中也泛起盈盈的柔波 。   骑骑单车,溜溜狗 、压马 ,不买东西的逛着街,或者一起去海边坐着,听着海风吹来的歌 ,简单而富足;   碧喜欢靠在我肩上 ,我喜欢拉着的,另一手伸向深邃的星空,告诉她 ,哪颗是天蝎、哪颗是白羊……   我说,你的手真好看,适合牵着一起到老 ,每一次,她总是紧紧的握住,甚至有些生疼;   两年 ,整整两年,海边我们卧坐的石礁似乎都有了一丝温度。我原以为可以幸运的拥有我怀中的女人,却不想 ,故事的发展总是这么老套。父母的阻绝,让我们相隔两地 。   二十余岁的我,就像看见冬天突然生长出的草原 ,覆盖了整个天空的鱼群 ,南侧的山峰一夜之间变成湖泊,可无数无数的沼泽又凭空化成沙漠,突然涌向自己的人群 ,让步履再也前进不了一点。   南昌、广州 、昆明、南京……碧辗转被送至数个城市,这一去就是三年。那些年,我们没有幸运的宠眷 ,也还没有一秒钟直达的微、消息传送 。每一分钟,我最见到的人,不是父母 ,也不是朋友,而是邮政大叔。我终于明白,原来 ,车马真得很远,书信真得好慢,一生能够一人 ,就够了。   我们小翼翼的交换着地址 ,我也绞尽办法,奔赴到她所在的城市工作 。是不是都很美好,仿佛踮踮脚就能吻到幸福?   后来 ,后来我们没有了后来。   后来   我娶了一个叫做适龄当婚的女人,她嫁了一个叫做庭厨房的男人。   由于,我是长子长孙 ,传统的旧观念,让父母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就着急为我相亲,一天三唠叨 ,晚上还有催婚符 。我试图抗争,可终究输给了生活。我的妻子,是第一次相亲的那个人 ,一个星期就订了亲,一个月就结婚了。婚后,如我所想 ,就那样过着 。   眼泪 ,是当你无法用嘴来解释你的心碎的时候,用眼睛表达绪的唯一方式 。   “爸爸,你怎么哭了? ”女儿的呼喊 ,让我从回忆中苏醒;   “没事,爸爸只是眼里进了沙子”;   “那我给你吹一下,我进沙子的时候 ,妈妈也是这样给我吹的”;   “咦,爸爸,刚刚走过去的阿姨怎么也流眼了 ,今天风很大吗? ”;   曾经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[推荐资讯: ,文章摘抄访问www.gzetong.cn])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;而那个笑容 ,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,无法泅渡,那河流的声音 ,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。   谁念西风独自凉 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;   生活,一边怀念 ,一遍继续……



我们将马上安排发货,商品很快就可以送到您的手上,祝你生活愉快!